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绑架系列】作者:不详
【绑架系列】作者:不详
               绑架系列


 字数:19272字

             绑架系列——布殊两千金

   终於捉到她们了,她们足足花了我两个月时间……

  或者我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中共退休特务头子,也四十出头了,曾到北韩 受训。退了休两年,还在吃老本,但看不能吃多久。幸好,在我在北韩学到一技 之长——就是绑架,有这一技旁身,真不需忧心三餐了!今次算是我退休后的第 一大案。

   太完美了,行动太完美了,由虏人上车到带她们离开美国国境,完全没受政 府关卡半点阻延!不过这当然也多得美国无能的保安。她们是谁?是美国总统、 世界大恶爷布殊的两位千金——芭芭拉和珍娜!好心她们那个牛仔老爸,这就叫 「更高的安全水平」?!唉……

  今年又是美国的大选年,布殊将任,现在不绑她们,还待何时?布殊这个大 恶爷,对我们中国欺压够了!今次我就要操死他的一对女儿!眼看一双美国第一 女儿,都快要在我胯下称臣,真爽!不过在美国绑架美国总统的女儿,始终有风 险,所以要尽快出境。我带她们到了一个南洋小岛,是朋友渡假专用的,由於是 私人岛,所以大抵中情局也查不到。

   现在她们这种胆怯的表情,哪有男人不心动?!不枉我花了一整年去策划!
   双手被日本绳艺绑着吊高的,是金发的妹妹珍娜;四肢皆被绑在床上的,是 棕发的姐姐芭芭拉。两姐妹都是薄衣长裙,但又各有姿势,各有美态,搞哪个先 好呢?

   我拿着一支法国佳酿,慢慢走近珍娜……她想逃走,但双手被绑又可以逃到 哪?我一手掐着她双颊,硬硬把她的嘴掐开,把整个瓶口塞进她喉咙。有瓶口塞 在喉咙,珍娜只能「呜呜……」的悲鸣,这样,整支70%浓度的佳酿,就灌进 她胃了。拿开酒瓶,珍娜立即想吐,幸好我用力掩着她的嘴,佳酿才不至於浪费。
   这时珍娜己胀红了脸、泪流披面,而且还在不停咳 .幸好这声音不是太大, 尚未弄醒我美艳的大公主~

   芭芭拉真是比她妹妹漂亮得多。正当我色迷迷的走近芭芭拉,门钟就响……
  噢!我的独享时间完了!他们是我的老友,也可说是该行动的拍档——「性 艺术顾问」蛙王北岛、「资源供应」霍启刚霍启山兄弟……我?当然是「性女供 应」

   啦!他们进来时,眼也快要跌出来了。是美国总统女儿,这又是几难以至信 的!

   我们商论了一轮后,芭芭拉暂逃过一劫。北岛开始拿他的「工具」出来,此 时大小霍己经撕开珍娜的衣衫:大霍孰着裙尾,把长裙一下一下撕得粉碎;小霍 一手抓在珍娜胸前,用力一扯,她前半边身就己裸露出来。

   小霍甚至把珍娜的内裤脱掉,塞进她口中。这时的珍娜身上仅剩几条「布条」 和雪白的比坚尼。可能因为酒精的影响,珍娜好像己半睡半醉了,没有甚么反抗。
   北岛也把他的巨型针筒注满水,塞入珍娜肛门,把水灌进大肠。珍娜似知不 知的,只闷哼了两下,北岛又来第二次了,最后灌了三次。珍娜的肚己微微隆起, 她醉红的脸也绉起眉头,自然的交着脚。

   北岛:「好了,就让二公主好好享受灌肠的滋味吧。我们现在该要好好照顾 大公主了!」

   众人也淫笑起来,频频点头。

   北岛摸摸下巴:「大哥,有甚么方法可以在没有绳绑下,也使令人不能弹动?」
   我说:「中国基本特务技术中,有两种——点穴法和针扎法。」

   「扎针始终有危险……」北岛自说自话,又问:「点穴法会不会有风险?」
   「唔……有的,如果碰撞到穴位,人就可能能动了。」「那么这个也不行, 大哥,有其他办法吗?」

   这倒考起我,想了一会又一会,终於想到了:「也有一个方法……爽性脱掉 他的关节吧!」「好!果然是个好办法!」北岛大讚。

   北岛再向我们说:「这个两个女人,当然要用两种方法玩。现在细的绑着玩, 大的当然要相反,不过美国婆一向大力,不如就用大哥脱关节的方法,试试这样 摆布她好吗?」

   「好!」大家异口同声,赞成这新鲜的做法。

   这操重功夫,当然又是由我来干啦!我走近床边,解开绑在她双手的绳,准 傋为她进行「脱关节」仪式。我右按紧芭芭拉的下巴,左手固定着头虏,用力一 推,「呀!~」,芭芭拉立即痛醒,双手乱抓,哇啦呀的大叫,但口己合不上了。
   我扒住她左手,用力一扯,「啪~」,又脱了,之后是右手,跟着是左腿、 右腿。

   这当然痛得入心入肺!芭芭拉己哭得泪如雨下、面热耳红,而虽四肢均无绳 绑,但却动弹不得。

   小霍己急不及待,脱了裤子,冲向芭芭拉,要把鸡巴塞进她闭不上的嘴。芭 芭拉当然害怕,心想逃走,但身子动不了分毫。小霍己走到床头,鸡巴对正她的 嘴,慢慢放进去。一股腥味刺激着味蕾,芭芭拉只觉得噁心,却吐不出鸡巴。小 霍逐渐加快速度,鸡巴在喉咙中抽插,多次顶到喉咙。这时大霍也不输蚀,爬上 床尾,拉高芭芭拉的长裙,开内裤,再架起她双腿,拉开裤炼,插入大公主私处。
   大霍整个人压在芭芭拉身上,每一下都插得她全身晃动。她呼吸更困难,小 霍也越来越用力抽插,令她作了一次噁. 作噁的震动,却加强了小霍的快感,他 把芭芭拉的头虏按紧,每下也插得更入。他们两兄弟也有默契,大哥插入,小弟 抽出;大哥抽出,小弟插入,芭芭拉放松不了一刻。

   小霍捉住她的头,前后摇晃,芭芭拉顶不住,再一次作噁. 小霍也受不住这 震动,捉住她的头,把鸡巴插入喉咙深处,把精液直接射入食道。

   芭芭拉被鸡巴卡住喉咙,好不幸苦,身体不由扭动。谁知,阴户又掀动了大 霍鸡巴,他兴奋得直插入子宫,连射数下,精液也灌满子宫。芭芭拉承受了两人 的高潮,身体己累极,一下子便昏睡过去了。

   这边大公主干得热闹,那边二公主似乎也不甘寂寞,「……」的「泄洪」了。 幸好「基地」本来就是设计来「玩乐」的,所以本身有排水道,只要沖沖水,就 可以了。我和北岛拿着水喉沖走秽物,北岛负责沖走地上的粪水,我负责为珍娜 沖身。其实珍娜这样看也不错,尤其现在沾湿发尾、面红红的样子。刚才看大小 霍干得兴奋,小弟弟早己昂首,现在正好要渲泄一下!

   我拉开裤炼,亮出鸡巴,双手提起她两腿,就直入中门了。珍娜还醉昏昏的, 刚插入时,眉头微绉了一下,但着抽插,她就开始呻吟,竟不自觉摇摆屁股!「 鸣~呀呀~」夹杂喘气的呻呤、暖暖的肌肤,使我越干越兴奋、越干越用力。
   北岛沖完秽物,也不吃亏,跑来分一杯 .他脱下裤,就把鸡巴插入珍娜后门, 珍娜痛得「呀!」的一声,同时身体也抖动起来。这抖动……爽极了!我越插越 深,北岛在另一边也拼命抽插,只可怜了夹在中间的珍娜,承受着前后的冲击。
   可能我们太激烈了,珍娜不时也会微颤两下,真使我俩仙!我俩合共抽插了 近千下,珍娜终於忍不住,身体抽,阴道收缩,夹得我要开火!我把鸡巴深深插 入子宫,北岛也凑一份,恨恨插进大肠深处。我们把精液全数射在珍娜的子宫、 大肠,抽出鸡巴时,她的阴户、菊门还流出精液呢!

   珍娜高潮后已累,加上酒醉,一下子就呼呼入睡了。两位美国公主都昏睡了, 我和北岛、大小霍也累了,分别回到自己的箱房,沖个凉,就摊在床上休息,为 第二天的奸淫储足精神。

   「喔喔喔……」,一眼,天就光了,我们四人吃完早餐后,带同预傋好的「 食物」,去到两位公主的房间。似乎芭芭拉和珍娜还在回味昨晚的韵事,两个都 睡得甜丝丝的。不过早餐时段到了,要叫醒她们。

   我们四人围着芭芭拉,坐在床的四角,我轻拍她的脸几下,她慢慢张开眼, 见到我们,吓得想大叫,幸好我快手掩住她嘴,在她耳边说(英语):「芭芭拉 乖,我们是拿食物来的,芭芭拉不用怕……」,同时北岛也把食物哄到她眼前。
   芭芭拉面容明显放松了,於是我把手放下,她还「丫~」的叫着,要我们喂 她。

   其实我们又怎会这样服待她俩?!我们一早就在食物加料了!看着霍氏兄弟 一匙匙的把「精液西米露」、「精液布丁」放进芭芭拉嘴,她还要吃得很滋味 的样子,我们心不禁凉了一片,小弟弟也暗暗硬起来。芭芭拉一口接一口、一 杯接一杯的,连继吃六、七碗「食物」,把我们六、七个星期来打手鎗的成果, 全吞下肚。

   正当我们淫邪的望着芭芭拉,望着她那津津有味的样子,我偶尔看到珍娜, 她可怜的望着这边的食物。是了,她和芭芭拉一样,饿了一日多,昨晚又泄了洪, 肚空空的,想必十分饥饿。我正想拿一碗「精液果冻」去「喂饲」珍娜,北岛却 扯住我,说:「二公主不是这样玩的,等一会,就有好戏看了!」。芭芭拉也终 於吃饱,她似乎不记得妹妹,一碗也没剩下。

   北岛这时又拿了的「工具」走近珍娜,在她耳边说(英语):「很饿吗?」
   珍娜点了几下头,北岛又说:「饿就好了,一会儿后,你听我吩咐,做好一 件,我就给你吃个饱的。」

   大小霍又拿出一个热狗和一碟意粉。望着食物,珍娜的头点得更猛。

   见到珍娜点头,北岛奸笑一声,把塞在她口一整晚的内裤拿走。北岛拿了一 条东西来,替珍娜穿在下身……啊!是条「假鸡巴」!「假鸡巴」除了外边有条 大鸡巴,内边也有条小鸡巴。北岛将小鸡巴插入珍娜阴户,也把它穿好,腰带也 扣上了,珍娜却显得十分害羞。

   北岛搞完珍娜,又跑去芭芭拉那边。他反转了芭芭拉,又把她下半身都拉离 床身,再慢慢放下她的脚,这时芭芭拉已「狗仔式」的在床边。

   最后,他拿来了注满水的巨型针筒,塞入芭芭拉的菊门,替她灌大肠。芭芭 拉不断摇头惨叫,北岛却没停手,一次、两次、三次的灌,一共四次,比起珍娜 昨晚,还多一次呢!

   北岛完一轮,站起身,呼一啖气,面向珍娜、指着芭芭拉的说:「去!用你 的假鸡巴插入她菊门,插到她失禁,食物就是你的!」。珍娜和芭芭拉都呆了, 北岛再明确的说一次:「是的,要吃就要操你姐姐!」,芭芭拉惶挣扎,不过珍 娜实在太饿,已走向床边,把假鸡巴抵在菊门前。

   芭芭拉拼命摇头,合不上的口忍约在说「No」,见此,珍娜心肠又软,不 忍插去。幸好北岛拿了热狗,跑去到珍娜面前晃两晃。肚饿战胜了姊妹情,假鸡 巴恨恨插进菊门!

   「呀!~」芭芭拉惨叫一声,珍娜没理会,继续抽插。芭芭拉肚中四公水, 被插得翻腾,但因尊严,她硬硬忍下去。另一边,珍娜却因抽插,被小鸡巴挑起 快感,渐渐陶醉,不自觉的越抽越快、越插越深。着快感上升,珍娜已抽插得疯 狂了,芭芭拉咬牙死忍。高潮一刻,把假鸡巴插得尽深;芭芭拉的菊门,也耐住 沖击,肌肉失守,「泄洪」了。屎水直喷到珍娜肚上、腿上,流得满地也是,臭 气薰天。

   高潮完毕,芭芭拉无助的痛哭,珍娜也回复理智,内疚的抽出假鸡巴。她望 向我们,只见北岛正向热狗打手鎗,而且在她面前发射,而我们三人亦已为意粉 添上「白汁」。珍娜被欺负得哭了,但最后肚饿的她,还是爬过来,勉强的把「 食物」塞入口中。

   两星期后,我把她们打包送回白宫门口,当然也附上几张艳照,背面写着用 钱交换底片的地址,不知她们爸妈有何感想呢?结果再一星期后,美国政府就乖 乖送来一千万美金给我养老。

   当然,如果在布殊任前这半年内,给美国特务查出来,我的小命就冻过水了。
   不过以美国特务的质素,这从来不使我担心。其实所谓「一夜夫妻」,我也 算是布殊的半个女婿吧!

   今次玩美国第一孖女,下次玩甚么好呢?

            绑架系列——俄国网球淫娃

   俄国是特务强国,世界排名非一即二(与北韩齐名),所以本应不会搞俄娃, 不然只有找死!哈,谁知道今天竟然由俄政府邀请我干这淫娃!那个古妮高娃一 朝成名就只去当她的明星,完全忘了替国家争取荣誉,普京忍无可忍,只好僱用 我这老特务,好好教训一下这淫娃!

   说起普京,当年我还是中共特务时,他己经以心恨手辣出名,在特务行内人 称「恐怖头子」。我也叫和他交过手,就是这次,叫我连跌两级兼永不番身……
  想不到他今日竟成了俄国总统,不过办事能力真没生疏!虽然身居总统,但 至少他没我写意,闲来绑架一两个国际美女回来爽一爽,还至少找到千多万养老 金,这生活不错吧!

   这个网球淫娃,我们早己有兴趣,今次连「行动」也省掉,我们四人当然义 不容辞啦!不过要我们去西伯利亚收货就有点……只能说我们是「狼为色亡」……
  我们四人先走到东北,乘南满铁路转西伯利亚铁路,用了将近一个月,终於 到一个西伯利亚小镇,这正是那淫娃所在!我们下了火车,拿着地图足足再找了 一整天,才找到俄国特务口中「收货」的小屋。一打开木门,就见到昏迷了的古 妮高娃,被绳五花大绑的横卧着,身上还有张字条。我拿起本想看看……操!你 他妈的用俄文写,有谁知道你在写甚么?!俄国特务!~

   把字条放低,看看周围,竟挂着不少各式各样的刑具、刀器,甚至有些陈年 血迹,房子气氛有点恐佈。突然想起长官当年说过,在沙俄到苏联时期,俄国把 不少政治犯放逐到西伯利亚,说是劳改,实为灭口。看来这房子应该是当时虐待 囚犯的地方了。俄国特务有时也颇落后啊!沙俄的房刑,竟然沿用到今日……不 过也有好处的,至少它提供了SM古妮高娃的工具吧!

   「噢!糟得很呢~」北岛忽然大叹,我们一头冒水的,问:「有甚么事难倒 了我们的性艺术顾问?」

   「你们看看,这种绑法……这种绑法根本毫无美感,又难以用好姿势干她, 如果给日本绳艺界人士看到,一定笑掉人家的牙!~」,知道北岛原来是说这件 事,我们都不禁大笑起来。

   不过,北岛的话也颇有意思,於是我走到古妮高娃身旁,看看她气息,之后 回应:「那么,给你绑的话,是否可以使她绑得很美感,又能被我们大干狂干?」
   「当然!只要给我去绑,不只能令你们眼界大开,还能令你们干到前所未有 的花式!~」

   「好!」我一手解开了古妮高娃身上的绳,说:「古妮高娃吃了俄国特务的 迷药,暂时不会醒来,现在就看你了,不要令我们失望啊!」

   「大哥放心,小弟不行就自宫!」北岛这样回应,看来信心很大呢!~
   北岛叫了我们出去,说这样才有惊喜。他说,少的也要用上两小时,所以我 出了去后,爽性回去午睡。大小霍两兄弟,还真是年轻人,就是急了点,他们要 站在这等!两小时小睡后,我优优闲闲的回来,他们两人还在乾着急。年轻人呢, 总是自讨苦吃!

   「?!」一声响起,门就打开了。哇!真是令我眼前一亮的画面——古妮高 娃,她整个人水平的、面向地的吊在我们面前!「哈哈哈……」见前我们惊讶的 样子,北岛才自信的走出来。

   北岛问:「怎样,小弟的傑作如何?」「简直惊为天人,惊天地、泣鬼神, 二哥,你是如何……如何设计这艺术出来的?」大小霍看得兴奋,又好奇的问着。
   虽是颇谔张,但北岛甚为受落,沾沾自喜的开始讲解他的「设计」:「把古 妮高娃两手反到背后,手重叠的绑着,这是日本绳艺界一般的手法;在她身上十 处绑上绳,包括双肩、腰、两只大腿、双膝、双足,还有她颈的铁箍,绳的另一 边吊在天花板上,其中,绑在颈箍上的绳系到左墙顶,绑在双足上的绳系到右墙 两角,这样,抽插时就更有摇晃感,而且两腿也合不起来;口部……」,北岛未 说完,大小霍就跑去干古妮高娃了。

   其实,古妮高娃己戴了一个口套,套中有胶圈,隔在上下颚牙齿中间,使她 一直开着口,舌头、牙齿都见得清楚。回到这边,小霍把古妮高娃推了一推,果 然很易的水平摇晃;大霍也伸手去摸摸她的舌头。他们二话不说,把裤子脱下, 要奸淫这网球淫娃了!

   小霍走到古妮高娃合不上的双腿中间,慢慢挺着鸡巴前进,进了小穴。只轻 轻一顶,古妮高娃身子就晃前了,然后一下回撞,有趣极了!大霍也把鸡巴放入 古娃口中,享受着古娃身子自然摇晃的撞击,二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顺畅感。古 娃被塞两支鸡巴,自然给弄醒了,不过全身被绑,又盖上眼罩,根本动不了分亳, 唯有用舌头尽量抵抗大霍的鸡巴。这种幼稚的抵抗,却弄得大霍爽极了!

   他开始真干了!他双手按紧古娃头虏,一方面用力摇晃她,一方自己拼命抽 插。小霍有样学样,抓紧她双腿,用力摇着,让每次撞击更深入。为了抽插可配 合回撞,两兄弟都很有默契。

   古娃的喉咙被插,幸苦得要命。来回摇荡的撞击,太美妙了!两兄弟抽插也 加快了,大霍向小霍打了眼色,示意两人不用再配合,就各自抓紧古娃的头虏、 双腿,只顾前冲,每次都撞向她脸蛋和屁股,撞得「啪、啪……」声响。

   两人也压前身体,古娃的腰被压得快要断了。突然,兄弟二人同时打震,把 鸡巴插得尽深,精液都泄在喉咙和阴户!两兄弟舍不得的抽出鸡巴后,古娃咳着 想出精液,大霍却只用手?起她头虏,精液就自然流入食道了。

   待大小霍离开了古娃,北岛又走了过来,还带着一些东西,是熟鸡蛋!他蹲 下了,对着古娃刚被干完的阴部,仔细的看了一会,就把一个个去了壳、还暖暖 的熟鸡蛋,塞进古娃阴道。古娃当然感到异样,不过她的争扎,只换来自己身体 在空中的几下晃动。北岛一边塞,一边轻摸这球坛美女的大腿,果然,运动员是 结实一些!

   一会儿后,古娃塞进了5个熟鸡蛋,刚好塞满整条阴道。北岛再拿出一条小 木棒,他把小木棒放入古娃阴道,把熟鸡蛋推得更入,最后5个都进入了子宫, 和小霍的精液混在一起!北岛也满足的站起身,走了。

   他说:「好了,大家也干饱了,现在要回房休息,养足精神,明天再好好干 这淫娃!」,大家也回房了。回去途中,我又问北岛:「你刚刚塞进古娃的熟鸡 蛋,有甚么意图?」,北岛只笑不答,说明天自有好戏看。他这样说,我唯有回 房好好睡觉吧!

   睡了一晚好觉,我6时就起身了,走出厅,便看到一张便条,上面写着:「 我们老爸急召,只好先走——大小霍字」,真可惜,看来他们再没机会干古娃了。
   我和北岛吃完早餐,再去到古娃的房。古娃吊了一整晚,竟也睡得着,挺厉 害的!不知是否口套的关系,古娃的鼻声极为大声。北岛走近古娃,一手按在她 腰背,一手用力推向她肚上,把熟鸡蛋由子宫,压回阴道。这下的痛不少了,古 娃立即扎醒,「呜~呜~」的惨叫着。当熟鸡蛋被压回阴道,古娃肚上凸起一条 管状物,北岛顺势压去,熟鸡蛋终於被压出来。

   他装起熟鸡蛋后,一下就割断了古娃双肩、颈箍上的绳。古娃的头直撞地下, 她「呀!」的惨叫一声,就晕得满天星斗。北岛再割断她腰、双腿、双膝、双足 上的绳,古娃就整个摊在地上。

   北岛拿着装鸡蛋的碗,在哄上她面前,说(俄语):「小淫娃,要吃早餐了!」
   他拿起一个熟鸡蛋,塞进了古娃闭不上的口。古娃想摆腰反抗,不过头撞地 后,还是晕晕的,手在背后绳结又未解除,反抗得了甚么?她想用舌头抵抗,但 她口中的鸡蛋,被北岛手指一推,就「啃~」一声,己由食道滑入胃部。北岛逐 个逐个的塞,最后5个也滑入胃了。鸡蛋一下也没咬过,就塞进去,古娃胃部似 乎受不了,很辛苦似的。

   这时,北岛在她耳边说(俄语):「好味吗?这此鸡蛋在你子宫被精液酿了 一整晚啦,应该不错的~」,古娃知道吃的,原来是昨晚被塞下体的东西,立时 呆了,而脸上己流下两行泪。

   看到好古娃这副落寞样,北岛便更兴奋。他把古娃推倒,整个人坐在古娃的 腰上。古娃的腰那承受到北岛?!只听见古娃一声惨叫。北岛完全没理会,一手 拉开裤炼,一手摸到古娃口上。他把沾到的口水,沫在她乳沟上,沫了好几次, 然后就把鸡巴放在乳沟中间。啊!原来他是用口水当润滑剂,用古娃双乳玩夹肠!
   他两手按在古娃双乳上,向内一压,就「呀!~」的享受一声。古娃不竟曾 是运动员,双乳比常人弹手多了,一定爽死北岛吧!他把古娃双乳上下晃动,就 像套弄一样。双乳越晃动得快,他就越陶醉,还不自觉的开始挺腰。双乳被用来 夹鸡巴,古娃百般无助,眼泪都涌了出来。

   北岛越压越用力,自己也拼命抽插乳沟。他要高潮了,突然用双扶起古娃的 头虏,同时鸡巴就射出精液。哇!有一尺的距离,精液竟全射进古娃口中,一滴 不漏!他这玩意,之前一定也玩得不少了。

   北岛干完,站起走了。大小霍、北岛都干完,现在当然到我!我走到古娃身 边,把她的口套、手在背后的结都解除了,不过古娃还在晕,这时逃走不了,只 能摊在地上。知道古娃没反抗力,我就用左手掐着她的口,右手就把一个网球塞 住她口,算是对她放弃网球的惩罚吧!古娃只「呜呜~」两声,就没反抗了,见 此,我又把她两手再绑在一起,不过今次是在前面。

   我脱掉裤子,立即把鸡巴插入她阴户,也让她被绑的手,搁在我颈上,这样, 我一用两手架起她双腿,一站起身,她整个人就被我起了!「停!」北岛突然一 叫,一分钟后,他拿了巨型针筒来,注满水,塞入古娃的菊门,来一次灌肠。古 娃只闷啍两声,没有反抗,於是北岛再来一剂,最后共三剂。

   他灌完肠后,又拿来了「九星连珠」,逐粒逐粒塞入古娃菊门。这下古娃痛 了,本能地两手抱住我,双腿也主动钳住我腰,这感觉爽了!

   这时北岛又说:「抽插看看如何~」

   於是,我就开始抽插。怪哉!抽插中,除阴道的紧窄,竟还有水一般的荡漾 感!每下抽插,都像有种水压,像浪似的扑着鸡巴,真妙极!我摆腰用力抽插, 古娃就把我越抱越紧,她铜体跟我紧贴着,尤其她奶子的晃动……又是一绝!我 越插越快越深,这两种快感也越来越妙。

   百余下后,我要高潮了,同时把「九星连珠」一拉,八粒珠珠通过古娃菊门, 被扯了出来。古娃控制不到菊门肌肉了,把三公升屎水一泻而出。因为「大泻」, 三公升的空间顿变真空,阴道出现一股吸力,把鸡巴紧紧吸住,我忍不到了,立 即发炮!那股吸力,一下子吸光了我的精液,结果精液就填满了古娃子宫~
   我爽完了,也道德一点,走离屎水范围,才把古娃放下。她应该累昏了,动 也没动。两星期后,我和北岛也走了,留下赤裸裸、全身被绑的古娃屋内。
   后来听还在当特务时的老朋友说,古妮高娃被普京卖了出去,好像是卖给一 个日本富商,卖价也有过千万美金。铁幕国家就是这样,不论你家财过亿还是万 人迷,得罪了政府,你就不会好日子。

   绑架系列——中国「水」公主之前霍氏兄弟和北岛因为老子我,先后干了布 殊两千金、日本公主与俄国网球淫娃,今次可能良心发现,说要「益番」我一次。
   有好东西,又甚么可以拒绝?一行人就去到「基地」,一打开门,我简直傻 了眼,竟是我国两大国宝——郭晶晶和罗雪娟!

   原来今次奥运后,郭晶晶和罗雪娟都退役了。既然不用再替国家争取荣誉, 中央便决定用晶晶来「偿」一直护党有功的霍氏家族。至於雪娟,她一早跟了北 岛,中央也因「中日间的情义」而默许了。呸,我之前一为中央出生入死多年, 怎么没有这等偿赐?!不过既然他们今日也带两位国宝来孝敬我,哪就算了吧!
   一进来,罗雪娟就立即跑去跟爱郎拥抱,相反郭晶晶就一面苍白,打开门时 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大霍见此大骂:「干!你哭甚么?哭哭啼啼的,甚么心情也被你哭走啦!~」
   罗雪娟也来多踹一脚的说:「郭大姐啊,男人都是要重义气的,好东西当然 要分享,霍大哥重视你才带你出来,你还哭甚么?」「她说得对,你知道我这些 朋友甚么来头吗?!我弟弟不说,这位……这位是世界蛙王北岛康介,在世界泳 坛夺奖无数;这位……这位大哥以前是我国的特务长官,不知为我国出生入死了 多少次!你现在可以服待他们,是你的幸运才对!」大霍一边大骂,一边用手指 逐个指向我和北岛。

   郭晶晶当然不会因为几句责骂,而停止哭泣。不过也难怪她,离开了一向伪 善、贪慕虚荣,而且一直依靠和她的绯闻,才能在娱乐圈生存的田亮,去了霍启 刚那边,初时她还以为找到了下半生幸福的保证,想不到……现在自己被当众的、 如玩物的拿来玩这些变态游戏,真的连妓女也不如。曾经被千万同胞视为民族英 雄的晶晶,份外感到羞耻。

   可惜,可惜她的可怜只可换我们的施虐心!

   郭晶晶被这无耻、无理的理由骂完后,哭得更厉害,大霍一巴的就打过来。
   晶晶整个被打得倒地,面上留了掌印,大霍口中仍在臭骂。这一下晶晶就不 敢哭了,只好低声啜泣。另一边,北岛和罗雪娟在交头接耳,同时也把一些东西 塞在她手中。

   之后,罗雪娟就走近晶晶,硬硬把她双手按紧在背后,在她耳边说:「哎哟! 真可怜,痛不痛啊?唉,好好的服待哥儿们不好吗?哭哭啼啼,多烦人,怪不得 霍大哥发怒啊~」,说着,她己为晶晶扣上手撩。过程中,晶晶不是没反抗,只 是罗雪娟太大力,晶晶根本反抗不了。

   罗雪娟扣上手撩后,并无离开,她坐在地上,贴着晶晶,双手开始抚摸。罗 雪娟的手上下游动,一时玩弄双乳,一时掐着部。晶晶被吓得呆了,突然,罗雪 娟又吻过来,正正贴在她唇上。罗雪娟按在晶晶颚骨上,一掐,晶晶的口就打开 了。

   罗雪娟直接把舌伸入去,纠缠着晶晶的舌,晶晶也被迫吃了不少口水。罗雪 娟另一只手就伸到裙内,手指不断摩擦晶晶阴户,晶晶只能口中「鸣~鸣~」的 呻吟。

   罗雪娟离开了晶晶的嘴,却又来舔啜颈部,越舔越下。她解去晶晶的衫钮, 嘴就往下啜,啜到胸部。她扯高胸围,一手玩弄、舔啜乳房,乳头更含在嘴里, 婴儿般大力吸啜。她另一手也插入了阴户,不停抽插。罗雪娟果然是跟北岛的, 很快就找到G点,不停刺激它。晶晶也很快受不住,接连打震,高潮了四、五次, 内裤也弄得湿透。

   「够了啦,晶晶给你玩就够啦,何时到我们?」北岛此己急不及待,罗雪娟 则回应道:「很衰啊,又笑人家!」,然后又在晶晶耳边说:「哥儿们要来了, 我们好好服待他们吧~」,说着又舔了她耳根一下。

   罗雪娟帮晶晶坐好,同时大霍也走上前,拉开裤炼,亮出鸡巴。晶晶本想走 开,可惜被罗雪娟拉住,罗雪娟更按紧她的头、掐开她的嘴,让大霍进入。大霍 把鸡巴慢慢的放进去,慢慢的摆腰抽插,一边又说:「扮甚么矜持?!现在还不 是要为我吸鸡巴!~」,说时插一下深的,卡到晶晶喉咙,害得晶晶眼水。
   大霍就是插了这一下,之后便没插了,因为雪娟按着晶晶的头,不断前后晃 动,根本不用自已来。晶晶被「摇摆」约十分钟后,大霍忍不住了,把鸡巴深插 至喉咙发射,把精液喂给晶晶。

   大霍一抽鸡巴,晶晶就连连咳 .不过雪娟让晶晶回到刚才的姿势,因为又有 新「客人」——这次是小霍。小霍不像哥哥,自已总要抽插一份,很快,约三钟 己告爆发。之后又到北岛……最后当然也捐出精液。晶晶次次也有挣扎,甚至挣 扎得面红耳赤,只是手又被扣上,而且雪娟明显大力点。即使每次都是在口中爆 发,但晶晶始终不就范,每次也吐出射精,却流到自已满胸也是。

   刚刚射完的北岛又走了来,说:「今次分明就是我们请大哥来玩的,大哥你 不来玩玩,就是不给面子兄弟了!」「唉,我本来想玩玩夹箫的,但现在……」
   我有点含意的说,眼望着晶晶满胸的精液。

   北岛当然明白我的意思,叫着:「雪娟,大哥嫌地方污糟,还不快快清洁?」
   此言一出,雪娟就把头伸到晶晶胸前,吸乾净所有精液。晶晶在众人面前被 啜双乳,脸蛋不其然红了起来。

   雪娟吃了精液,手还托在腮上,扮可爱的说:「好味哟!」

   「清洁」工程完了,就到我的时间。我脱下裤子,露出大鸡巴,放晶晶胸前。
   雪娟两手按在晶晶双乳上,向内一压,幼滑双乳就夹着鸡巴。雪娟之前留下 的口水,正好成了润滑剂,她把晶晶双乳上下晃动,一时双乳齐上齐落,一时又 反向摆动,不停摩擦,夹得我好不逍遥呢!自已双乳用来夹鸡巴,晶晶只好侧着 红脸哑忍。雪娟越压越用力、晃动越快,「吱~吱~」声响,夹得我耐不住了, 把精液全都射出,全都射在晶晶粉颈上。

   我射了精,雪娟也放开了手,顺势让晶晶卧下,嘴又一次舔啜晶晶乳房,嘴 唇慢慢移到她粉颈上,落力吸啜我的精液。她还用双手抚着晶晶面庞,嘴贴着嘴。
   在强吻间,双手渐渐用力,晶晶的嘴再次被掐开。雪娟把舌伸进去,也把精 液灌进去。结果晶晶就被迫吃下我的精液……

  正当雪娟的嘴离开晶晶,晶晶就连番咳,这时,雪娟竟把晶晶抱入怀中,一 边轻抚、一边吻着她前额,就像母亲安慰孩子般。晶晶也没有反抗(也许是无力 反抗),女生与女生之间的肢体接触……这简直令我们大开眼界!

   见着雪娟仍在缠着晶晶,我们己关掉房门,回去自已房睡觉。不知雪娟还会 对晶晶做些甚么呢?这晚,我梦中就只有两位世界冠军的缠绵影像。

   「喔喔喔……」,又天光了,霍氏这么有钱,还用鸡啼,真爱乡土味!我们 起身后,决定带食物到她们的房间,在这享受早餐,吊一吊两位体坛公主的胃口。
   一开门,只见到雪娟仍抱着晶晶睡,手还放在晶晶胸上。我们在离她们十呎 的桌上开餐。一口一口的杂果沙津、肉酱意粉,真美味!雪娟的鼻真灵,才吃了 三分钟,就给她嗅到。她本能的嗅了一嗅,就醒来坐起身,朦朦的双眼望向我们。 突然「丫!」一声大叫,半慌半张的问:「你们为甚么在这?」「因为你在嘛。」
   北岛答,雪娟立即又回复原型,扑向北岛。

   缠绵一轮后,她就坐在北岛腿上,说:「冤家啊,有早餐为甚么不叫人家?」
   「你鼻这么灵,还用我叫吗?」。说着,北岛拿了一盒「精液沙津」给她, 她打开盒,嗅了一嗅,就暧昧的望着北岛。这「淫蛙」明知是精液,还一口口的 吃下,而且很滋味似的。她胃口也很大,竟连吃了十来盒,舔了几次嘴,看得我 们小弟又昂首了!

   雪娟吃着吃着,偶然看到原来晶晶己醒了,她叫着:「郭大姐,这儿有美味 的精液沙津、精液乳洛啊,快来吃吧!」,说时,又陶醉的做了一个口交姿势。
   晶晶当然不来,她不来,不过我倒要来一炮!我走近她说:「你不吃不打紧, 但别饿坏你小妹啊!」,同时我亮出鸡巴。晶晶见此,立即跌跌碰碰的想逃走, 可惜被雪娟拦腰截住了。

   雪娟把晶晶整个擒下,在她耳边说:「大姐啊,为甚么你总是这么?我们女 人啊,就是要让男人爽嘛~」,同时,她硬硬擘开了晶晶的腿。我这下就不客气, 纵身上前。「呀~」晶晶一声大叫,就给我插入了。晶晶全力挣扎,扭腰摆动, 但有雪娟在,她当然走不了,反而使我更有快感。我一边抽插,一边玩着晶晶双 奶,真是柔软,阴道也够窄,交媾次数一定不多,是玉女啊!

   平常的姿势不够了!我慢慢躺下,雪娟也帮晶晶坐起身,坐在我上面,成了 「坐莲式」。雪娟真懂事,她用力托着晶晶腋下,一托一挫的,每次晶晶的重量, 都全压在鸡巴上,真爽死我了!这时晶晶身子被压低了,她双奶、肚皮都我紧贴 着。原来北岛又来搞雪娟,难道他想玩4P?不过他很快又走了。

   突然,「呀!」晶晶大叫,不论眉头、阴道都收紧了。

   原来雪娟用「假鸡巴」来操晶晶菊门!

   她按紧晶晶的腰,就风驰电制的冲呀冲,痛得晶晶「咿啊哇呀」的。

   雪娟激烈的抽插,插得晶晶整个晃动,不只下体,使我们上身也摩擦起来, 可以感到晶晶摇晃的双奶,还有她的体温。晶晶这时撑不下了,哭了出来,我有 点心痛,唯有把她抱紧,让她在我怀内痛哭。

   雪娟抽插得越激越烈,晶晶差不多给她干得飞起了。也就是这疯狂抽插,使 得我也消魂了,我把晶晶抱紧,腰也上挺,终於把精液射入了子宫。雪娟干多十 数下,自已也高潮了,在晶晶身上打了几下冷颤。雪娟抽出了「假鸡巴」,而我 也舍不得的离开晶晶了。

   只见雪娟又擘开晶晶的腿,哄头过去,又嗅了一嗅,说:「这些美味的补品, 你不吃,我就不客气了~」,她不知从那拿来了吸管,插入晶晶阴户,「啜啜……」声的吸啜着,把我的精液吸得乾乾净净。晶晶己经被她干晕了,当然没有 反抗……

  玩完爽完,才记得问小霍为何不带章子仪这骚货来?小霍顾左右而言他,后 来大霍讲我,才知道,原来是老霍(霍震霆)拿了章子仪来自己玩。操他妈的, 自己的儿子的也不放过,况且他不是己有朱玲玲了吗?!你害干不到章子仪,快 拿朱玲玲给我操!这句当然没有在大小霍面前说。

   另外,我始终忍不住去问北岛,为何要罗雪娟这大山婆?他说他这种玩意, 我绑回来那些女名人,偶然玩玩还可以,要长期玩的,一定要罗雪娟这种身体质 素才可以,不然玩玩下就会变「奸屍」了!他还说罗雪娟咋娇起来,比日本妹还 可爱,这一点就我恕不苟同了。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