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导致货损,承运人能否免责?丨专业探讨

摘要: 台风侵袭,货物损失后承运人能否免责?

12-12 15:50 首页 星瀚微法苑

星瀚出品丨潘海涛

原创声明丨本文为星瀚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后台。


欢迎踊跃留言,交流观点


七夕前,双台风天鸽、帕卡,加上后来的玛娃,短短12天内,一家三口轮番广东游,给途经之地带来了严重的损失,海上航运及港口作业都受到了较为严重的侵扰,台风季还在继续,眼看“泰利”又要来访。我们最近频繁收到客户关于台风侵袭导致货物损失后相关责任归属认定问题的咨询,其中最多的便是承运人能否免责的问题。


(上图:凯顺油7搁浅)


(上图:新科11搁浅)


(上图:长航探索搁浅)


1
货损是否发生在承运人责任期间


明确承运人责任期间,是判断承运人是否担责首先要考量的问题。对于进出口海运承运人而言,根据我国《海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其对所装运货物的责任期间主要有两种情况:


第一,货物为集装箱装运时。此时承运人责任区间为从装货港接收货物时起至卸货港交付货物时止,货物处于承运人掌管之下的全部期间。其中便包括货物在港口堆场,尚处于承运人掌管之下的期间。重箱出堆场的设备交接单是否签发,是判断货物是否交付收货人的重要标准。如果是拼箱货,承运人掌管货物的期间会进一步延伸至拆箱后货物与收货人的交接。


第二,货物为非集装箱装运时。承运人对非集装箱装运的货物的责任期间,是指从货物装上船时起至卸下船时止


如果货损并不涉及进出口海运,不适用于《海商法》第四章,也同样需要关注承运人接收、交付货物的时间点。


2
台风是否为承运人免责事由


承运人在进行免责抗辩时,常常主张将台风归结为 “不可抗力”,或者《海商法》第五十一条规定的第三项免责,“天灾,海上或者其他可航水域的危险或者意外事故”。综合此类案件法院裁判情况以及我们的业务实践,我们发现承运人胜败参半。


抗辩失败类案件[i]中,主要强调台风需要满足“不可抗力”的构成要件,即“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不能克服”,而每次台风的侵袭之前都会有预警预报,法院认定其不符合不可抗力中不能预见的条件要求。


抗辩成功类案件,大致分为两种情形:第一,法院认定台风为不可抗力,承运人以此抗辩时,对台风的强度、路径和其与预报存在偏差、对货物损害的影响都作以充分的证明[ii];第二,在进出口海运情况下,法院认为应当用尽特别法,即《海商法》,并认为第五十一条第三项免责不等同于不可抗力[iii]


《海商法》 第五十一条第三项免责其实来源于1924年《海牙规则》第4条第2款中的两项不同的免责。


首先是“天灾”,《海牙规则》中的用词是“Act of God”,然而,《海商法》的官方英文翻译将此写作“Force Majeure”,这就与“不可抗力”的英文翻译一致了,例如《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的翻译,所以将两者区别开来,似乎在中国法体系下依据有限。


另一项是“海上或者其他可航水域的危险或者意外事故”,这可以做更宽泛的理解,但该条款诞生时的海上运输并没有集装箱时代那样的路上延伸,因此“海上或者其他可航水域”的限制,使得该条款不容易适用于运输的路上延伸,例如货物在集装箱堆场遭遇损失的情况。


我们也见过承运人援引《海商法》第五十一条第一项免责,即“航海过失免责”的情况,认为台风虽然可以预见,但船长、船员的不当措施导致了损失,不过我们尚未见到支持该观点的生效判决。


3
承运人管货义务不因台风而被削弱,反而更应得到更多重视


无论如何理解承运人免责主张,承运人在照管货物过程中是否尽职都是法院会关注的。如果承运人履行管货义务不当导致货物损失,始终难逃责任。以下两点仍值得当事方关注:


第一,台风侵袭前,承运人是否做好必要防范措施?每次台风来临前,都会有相关预警,承运人应就船舶是否适航、货物绑扎系固是否存在问题、货舱能否最大限度地避免台风的影响;货物位于港口堆场时承运人是否做到较为完备的保护等做好前期工作,如果有条件,应当避免货物堆放在地势低洼的区域或者码头前沿。对于货物特性及防范措施,承托双方充分沟通,或可减少事后争议。


第二,台风侵袭后,承运人是否尽力采取减损措施?承运人有义务采取合理的措施来对货物进行整理、补救来避免货物扩大,并将此时货物情况以及所采取的补救措施及时通知货物利益人并充分沟通。


在进出口运输的情况下,《海商法》第四十七条,即承运人开航前、开航当时保证船舶适航义务,以及第四十九条,避免不合理绕航义务,与第四十八条管货义务,都常常被认为是其原因免责的前提。


以上讨论,台风是否构成承运人免责,是个需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的问题,绝对不可以想当然下判断。若有需要,我们很愿意参加个案的探讨。随着人类科技进步,抵御台风的能力会不断增强,相信承运人恰当履行管货义务的标准会越来越高。


(阎冰律师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释:

[i] (2014)琼民三终字第47号、(2015)琼民三终字第5号、(2013)广海法初字第949号判决书、(2003)广海法初字第485号。

[ii]  如(2006)浙民三终宇第142号、(2011)厦海法商初字第250号判决书。

[iii] 如(2012)沪海法商初字第1208号判决书。




想与我们共同探讨专业问题?

请添加“小星”为好友:


推荐阅读



首页 - 星瀚微法苑 的更多文章: